译文堆放场

彼が幸せになる方法 by あに 让他幸福的方法


今天的他很不幸。
早晨因为闹钟电池没电而迟到。
忘了带运动服而不得不借用发小(女孩子)的。
在学校食堂打翻了定食而没能吃成午饭。
在阶梯上滑倒被朋友J抱住,被传出homo嫌疑。
就要回家时屁股与足球部的球激烈接触。
诸如此类,虽说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叠加起来也够呛。。
而且就在刚才,更大的不幸袭击了他。
钱包丢失。
明明从学校出来为止应该还在的,可巨人的蛙嘴钱包既不在包里也不在口袋中。
最后一次用钱包是在车站里的购物。
但是在这之后怎样了完全想不起来。
焦急着跑去派出所登记了的他低垂着头,边想着连晚饭也没得吃了么。。边走回家。
幸好还有手机,和随着父亲的长期出差一同出行了的母亲联系后,被用吃了一惊的语气责备了:"真是个笨蛋!"
母亲虽然答应尽快汇钱过来,但又说了今天太忙汇款得明天。少年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哈啊。。能找回钱包么"
就算找回来,里面的钱也很有可能已经被拿走。不由地想起发小(男)满面笑容的告诫"人是欲望深重的生物啊!"
边深深叹气边拐过角落,突然和前方拐过角落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哇!"
"!"
说着对不起低头道歉后,没什么,穿着西装疑似上班族的男性移开了目光。实际上只有少年被撞了个趔趄,男人就像墙壁一样连微动都没有。少年微微低头想从男人身边走过,突然感觉到被抓住了手腕,忍不住提高了声量"有什么事吗?"
男人猛地抓住少年的手腕,直直地盯着他看。接着往他手里塞了什么。丢下一句"请变得幸福起来"就离开了。
少年完全不能理解男人的话,边想着是什么的劝诱吗边看向手中的东西,是钱包。
确实是钱包,但并非少年的巨人蛙嘴包,而是散发着高级的感觉的黑色皮革钱包。打开塞得鼓鼓的钱包里面是一沓万元大钞,一分零钱也没有。不仅如此,钱包的卡片收纳位插着与黑色皮革同化为一体般的黑色信用卡之类物体。
"这个,是那个人的东西?好像不是的?诶?是要交去派出所的意思吗?但是是怎么回事?!"
"请变得幸福起来"
说完就转身离去的男人的背影似乎带着什么哀愁的气息--想到这里的少年突然"啊!"地惊觉了。
"难道说--!"
有着不好预感的他向男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靠着向路人询问而寻觅着男人的行踪的少年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个建在没什么人迹之处的破旧大楼。少年无视了写着预定拆除的招牌,上到了楼顶。
猛烈的风吹乱了头发,打开顶楼的门,前方是之前遇到的男人,正要跨过楼顶的旧栏杆。
少年猛地跑向男人,从后面紧紧抱住男人的腰。
"请不要冲动!"
"别阻止我!我要变成鸟!"
"人是没法变成鸟的!跳下去会死的!"
紧紧抱住要从这世上展翅高飞的男人,总算是把他拉进了栏杆的内侧,少年再次看着这个男人。无论是寻死时还是现在男人都面无表情如同只剩空壳一般。男人穿的西装看起来就是名牌,手表更是高级品,怎么看都是人生赢家的人为何要寻死呢?少年把这个谜团先放一边,先把钱包塞回了呆坐在地上的男人的手里。"这个,是你的东西吧?还给你。"
"...这个已经是你的了。"
少年用力推回男人再次塞过来的钱包:"我不能接受这个。"
"这可是钱啊!"
"就因为是钱啊!突然被强塞这么大笔的钱很困扰啊!"
"作为给年轻人的未来投资"
"所以说不要了!"
"这样啊。。"
(为什么要这样垂头丧气地啊!好像是我不对似的!)
少年面对握着钱包盘腿而坐的男人坐下,无意识间地正坐了。现在不论坐姿,面对这个明显沮丧的男人不做点什么不行。。少年不知为何萌生了谜之正义感。
"为什么要自杀?因为公司破产了之类的?"
"没有,我的公司的业绩是年年上涨的。"
在这不景气的世代,业绩上涨的话真是厉害的公司呢,莫非是大企业?
"那么是裁员?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这还用说吗"
确实如此。
"在公司被欺负了?"
"谁敢这么对我反过来要他好看。"
诶、这算什么..好可怕。
"欠债?"
"连借钱都没试过。"
"人际关系?"
"说起来上司下属都是不错的家伙。"
"家庭问题?"
"我是独身。"
"那么是被甩了?"
"甩过别人但没被甩过。"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超让人火大的!少年啪啪地拍着水泥地面。真的想让这个与不幸无缘的男人听听自己这一天发生的悲催事情,从最早发生的事开始!你这家伙算什么啊!愤慨的少年因为气恼而皱起了眉头:"这不是没什么自杀的理由嘛!"
"不,是有理由的。"
"哈,那请一定要让我听听是什么理由了。"
"啊啊"
在冷风呼啸的废楼楼顶,穿着高级西装的男人与一身学生服的正坐的少年的人生咨询开始了。
少年侧耳静待男人的说明,已经做好了听一番长篇大论的觉悟。
于是男人说出的理由是。
"太幸福了受不了。"
"..................然后?"
"没了。"
人生咨询5秒就结束了。
"幸福的话不是好事吗?"
"是这样呢。"
幸福就是这种东西啊,男人这样说着。"对于这样的男人,少年再次举起手全力地拍向水泥地面:"完全不明白你说什么!!!"
只听啪嘁一声,水泥地自然一丝裂缝也没有,少年忍耐着从掌心传来的阵阵麻痹般地疼痛,盯着眼前的男人:"为什么因为幸福就要去死呢?"快向世界的不幸人士道歉啊!尤其是向我!
这样火冒三丈的追问后,男人显露出一幅这才是问题所在啊!的悲壮感。
面对歪着头一脸迷茫的少年,男人再次开口:"不是经常说..太过幸福的话后面会变得非常的不幸。"
嘛确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起来少年也没有过于幸福的经验所以不能体会到。
"但是,人生这样顺利也有你自己实力的因素吧。"
"这方面也是有的..你有买过彩票吗?"
没买过,尽管因为突然冒出来的问题很疑惑,少年还是即答了男人的问题。
"我在踏入社会之前也没买过。有次被部下劝说试着买了一张"
啊啊,莫非是中奖了,少年这样想着。
"中了三亿。"
"诶!?"
"接着一次也中了2亿..领奖金时对方一副'怎么又是你啊'的表情。"
这是肯定的啊!!!
只买了一张就中一等奖这是何等的运气啊!!
"赌博的话无论赌什么都是赢、只要投资就能成功,到底开了多少个银行帐户都数不清了"
变得对钱厌烦了,男人忧郁地用手按住额头。
"感觉简直就像虚假般的好运。"
"这算什么?自满么?反正我的抽奖运就是糟糕!每次都是一袋纸巾而已!"
啪嘁啪嘁啪嘁啪嘁...
"所以说你为什么生气?"
"没有噢噢噢!!?请继续吧!!?"
少年面带笑容地拍打着水泥地,虽然对少年的行为感到纳闷,男人还是继续说下去:"所以说,人生顺利到这种地步,我认为前方一定有什么巨大的陷阱在等着我。"
"于是?"
"所以说,在那之前死掉比较好。"
"所以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我的命运要由我自己决定。"
"诶--"
什么啊这家伙,是那个吗?维持着被说是在中学时最白痴的年龄的状态长大的家伙吗?死了的话就能前往异世界啦!是这样想的吗?
"在掉入陷阱前由自己选择喜欢的陷阱跳进去。"
"但是,死了的话就什么也没有了哦!"
"转世后重新来过就好。"
下次转世时要好好调整下、这样的。
啊〜已经不行了。
恐怕连男人的一半年龄都不到的少年,看着面前的自杀自愿者这样想着。脑中闪过发小说过的话:「中二病患者可是相当麻烦的,最好等到他有'啊这是黑历史!'的自觉时比较好。」
如果遵从发小的话,这时最好还是干脆的让自杀自愿者随心所欲吧。
做出以上结论,少年站了起来。
"那就请这样做吧。我的话要好好考虑之后的晚饭该怎么办才行。"
因为肚子饿了,少年敷衍地发言后转过身子。
但、被咔嚓一下抓住了脚踝。
"唔噢!??"
突然和水泥地面亲密接触了。
"什..你干什么啊!"
"你这家伙,现在面前明明有个要去死的人,居然说'就请那样做吧'?一般不该是出面阻止吗!"
这是人干的事吗!男人的眼神仿佛看到脏东西一般,少年爬起来瞪了回去。
"你刚才可是说了不要阻止的噢!"
"我是说了,却还是被你阻止了,阻止了一次的话就得负起责任阻止到最后。"
"那就放弃寻死啊!!!"
"不行。"
"那就让我回去!"
"不行。"
以着毅然地态度抓着少年双脚的男人却边说着毫无道理的话。
"哈啊..."
变成麻烦了,少年趴着把脸埋起来。
只是来还钱包而已为何会变成这样?
"那么,怎样做才会变得想活下去呢?"
最近在沉迷的游戏中学会了换位思考的方法,于是试着采用下。男人稍微思考之后开了口。
"不知道。"
"想做的事情啊,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扫除。"
喜欢干净啊?但这也做不了生存目的,少年继续发问。
"到现在为止都是幸福的吧?"
"..啊啊。"
"那就是有过很多愉快的经历吧。"
"愉快的.."
男人在这里陷入了思考。
一直都有着幸福人生的人为何会陷入思考、莫非是因为有过太多美好回忆而难以选择?少年略吃惊的笑了,这是终于回答了的男人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诶?"
"感到快乐的事情..没有。"
"结婚之类呢?"
"已经结过了。被问了想要孩子为何不造一个呢,于是结了婚,有了孩子后马上离婚了,圆满离婚。"
真、真的果断!这么说难不成是离婚一次郎!?
"额..公司啊学校之类的呢?"
"高中大学是首席毕业,有过海外留学,在公司也是部下的人数比上司多。但这些都是必须完成的事情。成年了、公司也安定了部下的培养也完成了。。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男人用淡淡的语调叙述着自己顺遂而无机质的人生,少年不知为何觉得面前的男人很悲哀,于是调整坐姿正面朝向男人。
"过的并不幸福吗?"
"是幸福的。。顺畅的人生。"
"不对。"
少年打断了男人,说了起来。
"所谓幸福并非人生是否顺利之类的,怎么说呢..对了..比如在这里会感到安心啊、可以为之努力之类..因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感到快乐之类的,虽然抽象了点但所谓幸福就是这样的吧?!"
虽然我没有说这种话的立场。
"人生顺畅而想死啊、太过幸福而想去死的话..大概是你自己会错意了。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啊!"
少年指出男人那如同空壳般的表情。
被少年说教之后,男人伸出手触摸自己冰冷的脸颊。
"..."
"真的无论如何都想死吗?"
"我..并不认为自己应该过着这样顺畅的生活。"
把脸埋在单边膝盖上的男人的声音,比刚才更低沉了。
"一直在做梦。"
"梦?"
"虽然是一些不认识的家伙,后辈的他们仰慕着我。但是,只有我一人活了下来,他们都死了..他们死了之后我还是一样的活了很长岁月。所以我想,我是不是夺走了那些家伙的幸福而活下去的...
...喂"
"诶?"
"为什么哭了?"
被男人指出后少年才发觉自己眼中溢出的泪水,慌忙地抬手擦掉。
"因、因为太无聊了忍不住打哈欠而已!"
"当别人认真说话时居然觉得无聊,真是好大胆子。"
"因为、夺走别人幸福什么的..真是太可笑了。"
"可笑?"
擦掉眼泪的少年微笑着说。
"难道不能这样理解吗?仰慕你的人一定会希望你能够幸福,即使自己死了也希望你能幸福地活下去。"
"对我?"
"还有,就如你说过的。假如有转世的话他们现在也许正在哪儿生活着。经过神的精心调整,过着幸福的生活才对。这样你的人生和他们的是没有关系的吧,所以不会是你夺走他们的幸福。然而,你要是死了现在也仰慕着你的部下们、朋友们难道不会感到不幸吗?所以你应该继续活下去才对...我是这么想的,那个.."
男人没什么反应的盯着少年,突然仿佛啪嚓一声男人的瞳孔放大了。
怎么了?这样询问男人后,对方突然啪地站了起来抓住栏杆。
"果然还是死了好。"
接着要抬起腿来时再次被少年紧紧抱住。
"你到底有好好听人说话吗?!"
"烦死了!你以为我会因为小鬼的说教而改变想法吗!?"
"难道不是你要我阻止的吗!?所以我才这么拼命想着如何安抚你全力运转自己那不怎么样的脑袋的嘛!?"
"仔细想想才觉得为什么要被你这种小鬼说教啊!所以让我去死!"
"真的是超超超超超级麻烦的家伙!!!"
"你这话伤害了我纤细的心灵,不要落井下石啊!"
"纤细?!!难道不是贫乏?!什么都好了快点给我离开栏杆!!!"
"不要,我要死。"
"不要啊啊啊啊!!!"
"让我去死。"
"不可以啊啊啊!!!"
...


"累死了.."
"如果说"
"诶?什么啊?"
总算把男人从栏杆处拉开,少年已是精疲力竭。在喘气的少年身边,一脸若无其事的男人开口了。
"如果说,如你说的我应该按他们希望的那样幸福的活下去的话..我到现在的人生并不能说是幸福的。"
把自己的人生与少年所定义的幸福对照来看,因为几乎没有符合的地方而感到了空虚。觉得自己到现在为止的人生都是枉然。
"你是白痴吗?"
"..."
"..痛!请不要一言不发地打人啊啊!"
挨了很重一记拳头。
"真是的..人生不是还长着么?要重新来过的话多少次都可以!所以现在开始重新寻找活着的意义如何?"
"活着的意义.."
"比如说..这样的、找一个新的恋人让这个人幸福什么的。"
"结过婚了。"
"那个啊,看电视时看到的,说'结婚和恋爱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你虽然结婚了但恋爱还没有啊!"
"这颗心.."
"恋爱吧!"
"..和谁?"
"这个..请自己去寻觅。"
我可不会照顾到这份上。
"没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过。喜欢是怎样的感觉?"
"诶诶?!!"
不知不觉人生咨询变成了恋爱咨询。
这样追问的男人比起连初恋都没有的少年来年纪大不少,人生经历也丰富的多,却没有过恋爱的经验。
"怎样的感觉..这样啊。"
回想起班上的同学在午休时聊天的内容,努力地选择言辞。
"在一起会心跳加速、会感到安心、只要这个人在身边就会..对、与其说就会安定下来还不如说会希望能一直在一起、啊啊够了!所以说不要问这种问题啦!我连初恋都没有!"
"有的。"
"什么?!"
"是说,有这样的家伙。"
"..嗬!是谁?"
"你"
"这样啊,是你啊。。。。。。
。。哈!?我?!"
被指着说是喜欢的家伙不禁吃了一惊。
"不对不对不对,请冷静一下!这是为什么?"
"在要跳下去时被你抱住后心跳加速了。"
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自然会脉搏加快啊!!!
"在一起后就安心了"
那是因为阻止了你的自杀行为吧!!
"希望能待在身边。"
难道不是说着要我阻止你然后抓住了我的脚!?
"这就是恋爱。"
虽然表情舒畅的男人这样宣告着,被告白的少年却因为头痛而用手紧紧按住脑袋。
是怎样的思考回路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啊...真的要拜托父亲看看这家伙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少年低垂着头暗暗想着。只是,这样想的自己又算什么。
"决定了,交往吧!"
不久前还一副'恋爱?那是什么?'的样子的男人,现在已经进入了'好吧!尽管来吧!"的状态。
不过,少年是有着正直这个优点的人类。
"才不要。"
干脆地拒绝了。
因为这个回答男人陷入当机状态,但瞬间就'这样啊'了然地转过身。
"那我去死。"
"所以说不要啊--!''
男人砰地一声就要跨过栏杆,少年赶紧死死地抱住他。
"我现在失恋了..失去了活着的希望..所以要去死。"
"不是才刚刚开始吗!!去寻找新的恋情吧!"
"不要,你比较好。"
"请不要说任性的话!!!我是男人!!所以不可能的!!"
"你是男人我也喜欢你。"
"额..请不要说傻话了!稍微让我心动了一下这算什么啊!!"
"心动的话那要交往吗?"
"哈、才不要。"
"...我去死。"
"呀啊啊啊啊!!!等等等等!!"
"那么选择吧。是要杀了我还是和我成为恋人。"
"选哪边都对我没有好处!"
"和我成为恋人的话会让你幸福的。"
"啊...怎么又让我心动了怎么回事!!请不要总是发表帅气发言!!"
"不做我的恋人的话我就去死。遗书里写上'因为被你甩了所以去死了。'然后在我死后公开发表。"
"等下、这算什么啊真让人讨厌!"
"啊啊等等..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是呢,我是艾..你这是要写遗书的意思!?这可没门!不告诉你哦!"
"切...不过,只要写上你的制服和外表特征再加上是名字以e开头的男人的话,就能被查到哦。"
"哈?!"
少年现在穿着制服,连外套都没加,因为是这一带有名的高中,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人。
"于是,是要披上因为同志之间的情侣吵架导致对方死亡的污名被公诸于世呢,还是和我成为恋人过着幸福的同志人生呢...选哪边?"
...
被晚霞渲染的风景。
从高处眺望美丽的夕阳,眼前的一切都被镀上橙色的光辉。
"看吧、正在为我们新的道路而祝福呢。"
"哈哈哈,前方就是一片漆黑呢。"
元自杀自愿者的男人看似无表情实际上却是心情大好地欣赏着夕阳,和他牵着手的少年已经彻悟般地放弃了。
让人去死或是做他的恋人,这终极噩梦般的选择中少年选了后者。
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要帮忙了..可后悔为时已晚。
"好了,走吧!"
"去哪里?"
成了恋人要做的事只有一样吧!"
说着用手指圈成环状,另一只手手指戳入。
歪头不解的少年明白了意思后顿时脸红了。
"什么、绝对没可能!才刚交往就急着要干简直最差劲了!笨蛋!!"..."
到现在为止认为是普通的事情被全力否定、最后还被骂是笨蛋的男人有些沮丧。
"交、交往要好好按照步骤来才行!"
"这样啊,为了你我会忍耐的。"
"呜.."
明明是有着无聊理由的自杀自愿者,却总是冒出帅气发言让少年无法忍耐,连握在一起的手都没注意到了。
"真冷啊。"
"因为已经是冬天了啊。"
"围巾"
"什么?"
"圣诞礼物的话围巾不错。"
"...真是性急啊"
"只接受手工编织的。"
"知道了知道了"
"一定要变得幸福起来。"
牵着手看着风景,感觉握住的手
加强了力道。
少年悄悄看了眼身边男人的侧脸,浮出一丝苦笑。
"..这该是我的台词吧?!"
"啊!有了!韩吉桑!在这里哦!"
突然冒出的声音打破了两人间美好的气氛。
转头发现几名穿着西装的男女冲过来。
"真是的!让人找的好辛苦啊社长代理!"
"又打算跳楼吗?真是不死心啊。"
"这里比之前的楼还要低,所以死不了的哦!"
"社长...代理?又?比之前..低?"
少年因为听到的词汇而呈现凝固状态,男人满不在乎地回答:"你们可以安心了,现在一定会让我幸福的家伙出现了。跳楼什么的不会再有啦。"
"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重要!"
"就是的!比起这种事情请快点回公司!有空写'要去死所以辞职'这辞职信的话请给文件盖章!大家都因此回不了家了!"
"等下..."
"啊!真的在这里!啊哈哈!咦,这孩子是?"
"我的恋人。"
"真的?变成gay了啊?噗呼呼超好笑!"
"切..算了,也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家伙刚刚成为了我的恋人...
名字是什么?"
"是叫艾伦!!!"
所以说为什么要生气啊。
〜〜还用说吗这个笨蛋白痴蠢货!!!
但是喜欢你。


......已经够了。